在线股票配资
景悦股票配资网-股票配资公司_在线股票配资平台_炒股配资门户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

配资论坛

股票配资 > 配资论坛 > 原创 安信信托陨落:信托大亨的衰败史

原创 安信信托陨落:信托大亨的衰败史

股票配资
但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陷入超级滑铁卢中,原因就在于安信信托踩中了两只大熊股,印记传媒和中弘股份。6月8日,安信信托迎来复盘后的第五个跌停。同时,2013年之后安信信托业绩的高增长,主要受益于房地产信托产品,房地产行业的高景气度让其信托产品大赚。

叶宝仪|文字

2020年,信任圈并不平静。

8月5日,安信信托(* ST Anxin,600816.SH)发布公告,称其收到2020年8月3日上海市金融法院发布的“回应通知”。

事实证明该信托在2016年到期。EssenceTrust不接受原告持有的信托的受益权,并已支付所有信托收益。事实上,Essence Trust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的经审计年度净利润全都由于多个项目的“雷声大步”而蒙受了损失,现在正面临退市风险。

7月16日,中国银行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表示,它正在处理安信信托的风险处置工作,而一场具有游戏性的处置计划的帷幕即将开始。

每年信托行业都是一个转折点。从宏观角度看,如果出现问题,超过20万亿元的信托市场不仅会成为区域性金融风险。

从行业角度看,混乱是过去,整顿是现在,发展是未来。从700多个信托公司的最高峰到目前的68个信托公司,整改的目的是让该业务活泼健康。

但是,在行业改组下,Essence Trust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作为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司上唯一的上市信托,从股票* ST产品风头起,到股票* ST产品风波,再到中国银行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Essence Trust's),逮捕了实际控制人。生活并不轻松。

信任大亨高天国

在行业中,高天国被称为信托大亨,他是四川Lang中市白亚镇玉龙人。

在《 2019年胡润百富榜》中,高天国的身家为115亿人民币,排名第336位。

在1990年代,高天国转行后,他担任河南中国建设第七工程局副局长。然后,他不愿孤独,并跟随去海南炒房的热潮。在1990年代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他创立的“海南世通”公司同样出色。

没有,高天国回到河南,成为郑州亚洲百货公司的股东,当时就像在位。但是,很难摆脱破产的命运。 1996年,高天国在北京,上海,昆明和成都建立了连锁百货商店。 。其中,1997年开业的昆明钱村百货商店曾经一度繁荣起来,但很快就倒闭了。

屡战屡败的高天国移居上海,成立了上海国之杰投资有限公司公司,并开始了资本运作的布局。

安信信托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原名鞍山信托投资公司,由建设银行鞍山市分行,工商银行鞍山市分行,鞍山市财政局于1987年2月成立。 ,鞍山钢铁公司与四个单位共同投资组建鞍山信托投资公司,注册资本为1400万元。

鞍山信托成立七年后,于1994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

据介绍,由于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鞍山信托成为地方政府帮助国有企业解决财务困境的融资渠道。它代表投资企业和员工发行了大量债券,以缓解困难,总金额一度达到19.8亿元。

由于这些债券发行公司中的大多数最终都进入了破产和清算程序,鞍山信托承担了沉重的负担。

2001年11月,当时的鞍山信托的主要股东鞍山市财政局将鞍山信托的20%的股份转让给了上海国之杰。

上海国治街以每股1.9元的价格接管鞍山信托后,他们发现所获得的是一个烫手山芋。

鞍山信托过去十年的年度报告显示,自1996年以来,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金额和比率一直在增长。

截至2003年第三季度,鞍山信托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总计近8亿元人民币。

此外鞍山信托股票行情,公司的应收利息余额仍接近1.6亿元。在上海国之杰成为鞍山信托的负责人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交换鞍山信托的不良资产。

2004年,鞍山信托更名为安信信托。

由于大量坏账,安信信托(Anxin Trust)在2005年曾是ST。

此后,通过资产置换,Essence Trust终于在2007年将亏损转化为利润。

自2010年以来,信托业已逐步进入快速增长的道路。相反,上海国治街享有信托业的高增长红利:2012年至2015年,Essence Trust的净利润为1.7亿元人民币,2.79亿元配资炒股,10.23亿元和17.22亿元。

在运营效率激增的背后,高天国也开始加强其在上市公司公司的控股权。通过参与2015年7月的Essence Trust的定向增发,上海国治街不仅获得了近70亿元的浮动利润,而且将其在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从3 2.96%增至57%。

如此快速的性能提升使Essence Trust声名远播。

安信信托的滑铁卢

但是在2018年,Essence Trust的表现跌落了Super Waterloo,因为Essence Trust踩在了印象派媒体和中宏这两家大熊股票上。

2018年2月,Essence Trust花了大约13.61亿购买了1.07亿股银鸡传媒,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1 2.75元。

但是,由于银鸡传媒的业绩出现雷暴天气,到年底,安信信托为银鸡传媒计提了10.55亿美元的减值准备。

银鸡传媒股价走势图(201 5.3.6-2019.9.11)

关于中宏股份配资网,Essence Trust持有中宏集团5亿美元的债权5.。该债权使用众弘的股票作为还款担保,到期日为2018年12月31日。

但是,由于经营状况的恶化,中弘股份于Essence Trust债务到期前几天于2018年12月27日退出市场。

令人惊讶的是,安信信托(Anxin Trust)一举踩了两只退市股票。显然鞍山信托股票行情,这不能用“运气不佳”来解释,而直接暴露出严重的风险控制问题。

2018年,安信信托的收入和净利润暴跌,总负债猛增至188亿!

2019年1月22日,Essence Trust宣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根据财务部门的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将与上年同期进行比较。亏损,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30亿元人民币增加到35亿元人民币。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31亿至-36亿。

在2020年第一季度,Essence Trust的收入仅为4540万元人民币,另一个亏损6.为65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的债务总额为126亿元人民币。

自2019年以来,Essence Trust一直遭受产品违约和付款延迟的困扰。在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了87个信托产品到期项目,其中通常赎回了58个,金额为65亿元人民币;尚未结清的信托项目有29个,金额达165亿元。

在2019年表现出色的时候,Essence Trust的11位高管的年薪超过100万,其中3位高管的年薪超过500万,杨晓波总裁的年薪为超过一千万。

同年,Essence Trust员工的平均工资从2017年的165.8.6万下降到30.8.6万,下降了83%。

安信信托公司贪婪的高管在遭受巨额亏损的一年中仍然获得高薪,然后辞职。 公司的部分解释是根据前几年的收入计算的,但面对巨额亏损,这是不合理的。

不用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高管正在清空安信信托。

安信信托失败的原因

今年4月7日,中国银行业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认为,本质信托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非法将3项信托财产用于股东,8项信托财产用于赎回其他信托项目,以及4项信托财产用于其他目的。 。用于非信托目的等的总金额为126.56亿元。

营口银行是安信信托的客户之一。根据其2018年年报,营口银行向安信信托购买了147亿元人民币的信托产品。安信信托爆炸后,营口银行对安信信托提起诉讼。

6月1日,已暂停两个月的安信信托的交易正式恢复交易。

在恢复交易的当天有一个单词的限制,此后是三个连续的限制。不幸永远不会来临。 6月5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因涉嫌非法发放贷款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8日,Essence Trust重启交易后迎来了第五次涨停。

2020年7月15日,控股股东上海国治街20.17亿股安信信托20.被冻结,分别占其股份的70.36%和总数的3 公司股本。6.90%,并被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罚款1400万元。

Essence Trust的业绩急剧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其在二级市场上的持续“踩雷”。另一方面,Essence Trust的业绩下降也与其长期的非法经营有关。

作为私人信托公司,Essence Trust没有金融公司的控股和投资背景,这使得Essence Trust在资本方面的扩张相对不利。信托公司有两个主要的利润来源。

首先是固有资产的投资收益。

第二个是委托管理资产的佣金和收益分享。

作为专业资产管理机构,固有资产的主要作用是控制委托资产的风险和严格的赎回要求,并满足监管自由资本要求。委托资产是利润的主要来源公司。

2016年,当Essence Trust表现出色时,在整个信托行业中仍然处于财务劣势。从股票资产看,Essence Trust的委托管理资产余额为2349.5亿元,仅相当于中信信托的16.15%,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2977亿元。

在68个信托公司中,Essence Trust的受托人资产仅排在行业的第32位。在增量资产方面,Essence Trust在2016年新增的托管资产为1235.87亿,也大大低于行业平均水平1,832亿。这表明Essence Trust在资本方面的扩张能力很差。

扩展资金的能力很差,因此不能与大型资金相比。

与此同时,Essence Trust在2013年之后的业绩高增长主要得益于房地产信托产品。房地产行业的高度繁荣已使其信托产品盈利。

因为Essence Trust出售的许多产品都与规模较小且抗风险能力较弱的本地房地产公司有关。近年来,当小型房地产公司由于资本链断裂而继续遇到问题时,Essence Trust的产品仍然过期。

另一方面,由于新行业政策的收紧,该行业的业务收入急剧下降。在纠正错误之前,Essence Trust对该报表的总营业收入显示为负数; Essence Trust的外国投资相对激进,并受到市场的影响。波动会影响外国投资以加速发展。

在2020年季度报告中,Essence Trust的计息负债占其总资产的6 1.02%。现有债务高,还款压力高。

净资产收入7 1.36%,公司运营效率低下,净利润6. 65亿,企业盈利能力差,营业收入下降-205%,企业发展差。

相关阅读

与本文更多相关文章

  • 原创 安信信托陨落:信托大亨的衰败史

    但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陷入超级滑铁卢中,原因就在于安信信托踩中了两只大熊股,印记传媒和中弘股份。6月8日,安信信托迎来复盘后的第五个跌停。同时,2013年之后安信信托业绩的高增长,主要受益于房地产信托产品,房地产行业的高景气度让其信托产品大赚。...

    股票配资
关键词不能为空